沛院

那年夏天,有抹笑容1

*

昨天又跟爹娘重温了一遍芳华,于是决定,咳咳,恩恩,刘峰老师,奥不不不,黄轩老师的小腰emmmmm,跑远了跑远了,新坑,不知道会不会填满填好。先自我yy一下。依旧ooc,小学生文笔。大家要是喜欢的话可以给我留个言点个赞来个心什么的,诶~好不要脸的赶脚,,,就酱啦~~

···························································································································································

    天微微亮的时候,陈灿像以往一样胡乱的套上衣物准备出门跑圈。大小伙子,年轻气盛,一身的火力没地方发泄,在陈灿看来,锻炼是个消磨火气的好方法,也不知是哪一天的清晨,小伙子突然在睡梦中醒来,无所事事,于是决定去跑圈,有了第一天便接着有了第二天,一天天下去竟成了一种习惯。当然除了跑圈,陈灿早起还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给懒虫朱克带早餐,朱克这家伙进部队之前懒散惯了,进来之后也没怎么收敛,为此没少挨政委的批评,但还就正应了那句老话,死猪不怕开水烫,政委说他,朱克每每当面应承下来,发誓下不为例,回了寝室依旧动不动就睡到日上三竿,铁打不动。每次好不容易离开床了看着食堂空荡荡的菜盆,撅着小嘴,平常神采飞扬的大眼睛一下子就萎靡了,陈灿最看惯了朱克成天精力李充沛的样子,这幅倒霉样落在陈灿眼里还挺不得劲儿的,于是便有了第一次给朱克带饭的,然后是朱克眼巴巴望着陈灿软磨硬泡苦苦哀求的第二次带饭,再然后就是跟跑圈一样变成习惯的天天带饭。

每次陈灿堆着笑让食堂阿姨把饭装进饭盒里,心里都在咒骂自己,悔不该当初啊。

陈灿今天跑圈跑的比以往快些,来食堂的时间也比以比以往要早,这时候饭菜才刚刚上,食堂还没什么人,铁勺和锅具碰撞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食堂显得尤为刺耳,突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压过噪声传入陈灿的耳际,“没事儿,昨天剩的那些汤水就给我吧,总得有人吃不是?”

是刘峰,陈灿循着声音望去,果然,一般这种大义凛然的事也就只有他刘峰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可是,这夏天热,这汤水怕是有味儿了,你还是别吃了。”食堂阿姨有点心疼的看着刘峰。

“没事儿,我稍微热热就没味儿了,这么好的汤水浪费了多可惜啊。”刘峰微笑着结果勺子把汤水盛进自己的饭盒。食堂阿姨还想阻拦,但是看刘峰那么坚持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陈灿摇摇头想想自己怕是今生今世也没人家那觉悟了,于是快步跑到窗口心里盘算着给朱克打点什么菜。

“哟,是陈灿啊,今儿打点什么?”阳光帅气的大小伙子不仅小姑娘瞧着欢喜,食堂大妈也乐意多给两片肉。

“张姨,今儿又是您当班啊,我还是老样子,然后给朱克来份这个。”陈灿指着朱克爱吃的小菜。

“又给朱克带早饭啊,不是阿姨说你,你老这样,朱克不就越来越懒了么,以后不要老惯着他听到么。”阿姨边掂着大勺乘菜便一脸严肃的对陈灿进行批评教育。

陈灿陪着笑也不好说什么。

“你啊,还有刘峰学雷锋是没错,但也要对自己好点知道么。”阿姨意犹未尽,又顺道提了一嘴正在旁边热剩饭的刘峰。

同时被提到,两个人同时抬起头互相看了一眼对方,陈灿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他怎么能跟活雷锋相提并论,于是想挠挠头化解尴尬,却对上了刘峰标志性的笑容,虽然平常也老是能看见,但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还是头一次,陈灿爸爸是昆明军区的军官,平常跟着老爹没少察言观色,他见过各种人的各种笑容,就是没见过刘峰这样的,眼神那么纯净,仿佛孩童般天真无邪,嘴角扬起的弧度很好看,整齐洁白的牙齿透着朝气,他的笑容阳光而又诚挚,但却不是高不可攀,相反,是那种很平易近人给人非常亲切的感觉。陈灿第一次觉得男生也能笑起来这么好看,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陈灿竟有些恍惚。陈灿微微偏过头躲过刘峰的目光,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一个男生的笑容能让他陈灿心中一顿。

怕是见了太多谄媚的嘴脸,才觉得真诚的笑容尤为可贵吧,陈灿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说真的他挺喜欢那种不掺杂质的笑容,看了自己也能被治愈的那种,想想上一个笑起来能让自己也跟着会心一笑的人还是朱克,不过跟眼前这位活雷锋比起来朱克可就差远了。

食堂的人越来越多,每个走过刘峰面前的人都忍不住侧目,刘峰自己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刘峰,你这活雷锋也吃点人吃的饭吧,别成天吃泔水啊!”小郝清脆的声音划过整个食堂,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不过也难怪,刘峰碗里的剩饭经过加热味道变得越来越大。

“本来想热热就没味儿了,结果,诶,真不好意思啊各位。我这就把他处理了。”刘峰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大家解释着。

陈灿看着刘峰有些窘迫的样子,暗暗的笑了一下,心里暗道“活雷锋也有不那么潇洒的时候啊。”

等刘峰默默处理掉那些汤水再回食堂食堂早已经没饭了,于是便拿着空饭盒准备离开。

陈灿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骂了句娘,心说还能有这傻的人啊,于是两步并作一步的追上刘峰。

“嘿,活雷锋,你等会。”

刘峰回头:“陈灿啊,什么事啊。”招牌似的笑容继续挂在脸上。

“内个······内个,你不是没吃饭么,喏,给你,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欢的菜。”陈灿挠挠头,另外一只手把饭盒递了出去。

“不用不用,我不饿的,再说了,这不是你给朱克带的饭么,给了我他不是没得吃了?你还是带回去吧。”刘峰眼角带着笑把饭盒又推了回去。

“诶呀,你就留着吃吧,朱克那家伙不能惯他坏毛病,你······你留着吧,到时候把饭盒还给我就行。”陈灿把饭盒塞到了刘峰的怀里,转身留给对方一个背影。等刘峰反应过来,陈灿已经跑远了。

“谢谢你啊,陈灿!”刘峰朝着那背影喊到。

陈灿听见了,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头也没回给刘峰做了一个回见的手势,继续朝寝室的方向跑着。刘峰那抹诚挚的笑容一路上挠的他心痒痒的。

“陈灿!我饭呢!不对!怎么连饭盒也没啦!”朱克在经历过一系列和被窝的斗争之后终于从床上爬起来了,然后就发现平常陈灿给他放饭盒的地方竟然什么都没有。

“啊,今儿张姨说了,不能老惯着你,就没给你打······”

“啊,张姨这是要让我灭亡啊,不!我不要!”朱克很夸张的又扑倒在刚刚才离开的床铺上。

     “没谁要让你灭亡,想吃饭,明儿早点起吧。”陈灿云淡风轻的路过把脸埋在枕头里的朱克。

     “不!!!我不要!!!”


【含车】爱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番外 最终篇

诶妈呀诶妈呀,撒花撒花,这个应该叫什么,短篇?!中短篇?!终于完结了呀,就是要在双十一发,就是要在双十一虐自己,就这么爽,依旧小学生文笔,人物ooc,一路追到这的小可爱,真是爱死你们啦,mua!!!不知道有木有小可爱买东西买到现在发现了这篇更~~~我都不知道自己咋结的款的,室友都省了好多好多钱,然而我一分没减,哭唧唧,优衣库为啥不满减啊啊啊啊,哭唧唧

因为那个坑爹的输入法导致我把教主名字一而再再而三地打错,好羞愧好羞愧,怕怕的,文字版的我已经全部改掉了,中间的链接因为是图不太好改,还望各位小可爱饶恕则个,阅读平添的一番烦恼,这里非常抱歉来着……

☺️☺️☺️☺️☺️☺️☺️☺️☺️☺️☺️☺️☺️☺️☺️☺️☺️

 
“你介意么?”肖三指着自己异化的半边脸。

“不会。”连化青语调很轻柔。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吻还是旁的什么原因,一贯带着的冷漠和戾气仿佛根本不存在似的,如果忽略了他那因病体和常年回避阳光而形成的苍白到病态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也就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学生。

“我还有这个呢……”连华青举起胳膊,露出自己一向讨厌的蓝色血管。

肖三捧着他的胳膊细细的抚摸着,眼里写着心疼。

“露出那副表情做什么?这么多年了,早习惯了。”连化青把手臂从肖三手中抽过来,把撸起的袖子放下遮住那一条条盘区在白净的手臂上的可怖的蓝色。

肖三的双手悬在半空中,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了,他心疼眼前的这个人,最初的爱意可能是被这幅妖艳之姿给迷惑了,而现在,当他探寻到了连化青背后那么多的秘密之后,再看他时眼里总是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心疼,慢慢的慢慢的,这份心疼便嵌入了骨髓,终是消散不去了。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沉默了许久,连化青缓缓开口道。

“我可能活不太久了,等他们爬到这,我可能,就看不见你了。”连化青指指蓝色的血管又指了指自己的指尖。

“你不会看不见我的。”

当有那么一份依恋深入骨髓,想要割舍那便只有生命的终结才能了结吧。

“怎么,你还想跟我一起下地狱不成?”连化青微微挑眉戏虐的问道,他没想过肖三能给他什么回答,他只求活着的时候,身边还能有个人,如此,足矣。

“那就下吧,不过我觉得一起上天堂可能更浪漫些……”肖三常年没有表情的脸绷出一缕微笑。

连化青偏向窗外的目光突然回转,对上了肖三的微笑,一瞬间的不可思议渐渐地化为平静。

“那谢谢你了。”连化青重新闭上了眼睛。

语罢,连化青用手缓缓的附上自己衣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缓缓地解开,起初肖三以为连化青是想透透气,但眼看着连化青慢慢的解开了所有的扣子,皮肤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肖三害怕他着凉,连忙帮连化青盖上露出的皮肤。

连化青没阻止他只是淡淡的看着他,抓着肖三的手伏在自己裸露的皮肤上,肖三害怕自己的手太凉冰到对方,想抽回去,但却被连化青死死地抓住。

“躲什么,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么?”

肖三漏出一脸的不可置信。

“肖三爷,你有时候真该好好管管你的眼神,实在太露骨了。既然你想要,那我现在给你,然后我们两不相欠。”

肖三皱着眉,不可置信的看着连化青,这究竟是为什么,。

“在你眼中,你我的关系就是这样么?呵……欠!你欠
我什么?即便是你连化青真的欠了,你就想拿这个还么,你还的清么?”

肖三愤怒地指了指连化青散落下来的衣服 。气的手指都在颤抖。

连化青一声不吭,缓缓的坐起,面无表情的捧起肖三的手,肖三气的甩开连化青。

“行,你不是要还么,那我便遂了你的愿,从此之后两不相欠。”
 这里是肉肉=》https://m.weibo.cn/3025915683/4172701918760417
“今天的这顿肘子吃的是真舒坦!”郭得友意犹未尽的抿了抿嘴,要不咱明天再来一顿,你看怎么样,郭得友把他那俩眼睛睁得溜圆溜圆的,很是可爱的看着他家小师弟。
“行行行,咋样都行,只要你开心行了吧。”丁卯略带无奈的看着自家师哥

“诶诶诶……那不内谁么。”郭得友本来一脸宠溺望着自己的师弟,突然之间看到了师弟身后的暗巷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谁啊?”丁卯觉得这种破坏别人美好氛围的人相当没素质,立马回头想看看是谁。“不就个连化青么,看你激动的那样……等等…连化青,那是连化青!”丁卯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嘘!”郭得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猫着腰带着丁卯躲到了一边。

“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等等,他俩,他俩…”郭得友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几乎要交出声音,丁卯被过得友压在身下看不清楚,“谁啊,他和谁啊。”

“连华青和肖三亲上了!!!”


爱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番外下【肖连】

自行车会有的,电动车会有的,小汽车会有的,总之车会有的,所以这篇虽然说是下但是也不算是直接完结啦哈哈哈哈哈
这篇莫名其妙感觉甜的好悲情,原因是当我得知,恩赫sama演的《南方》貌似给毙掉了,真他娘心里有座坟,住着广电人。悲痛万分,于是又回去把暗夜流光太太的《十年》温习了一下,整个人莫名其妙抑郁的不行啊啊啊啊啊,然后撸出来这篇,依旧小学生文笔,依旧ooc,不嫌弃的在下在这里多谢了,感谢看完这么一打长串肉肉麻麻的东西,爱你们哟,科科
       



连化青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在地狱里了,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生前应该算是没做什么好什么好事吧,死后还想升天堂,这恐怕有点难为老天爷了。他皱了皱眉,嘴角微微扬起,应该是在笑自己吧,毕竟当时臭名昭著的连大教主残忍无情了那么多年,终了竟还惦记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是该笑笑。

忽然一束强光照射过来,连化青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但他失败了,他发现自己白的近乎透明的手臂对光一点遮挡力也没有。

自己还活着?呵,有意思。
旁边有个人有点眼熟,好像是肖三,因为只漏了半边的脸,看的不太真切。连化青挣扎着去撩开遮住眼前那人那半边的面具,半张骇人的脸那面孔旁人见了定时要退避三舍,可此时此刻,连化青看见了,心里莫名升腾起一种久别的安心。

原来都还活着呀。连化青心里默默的想,微微牵动的嘴角漏出一抹不可察觉的微笑。

浑浑噩噩的感觉还没消散,取之而来的是强烈的疼痛,身体的每一丝每一缕从小腹到指尖,疼痛在连化青的身上疯狂的肆虐着,没什么关系吧,反正他早就习惯了,现在想想有点痛感,其实并不算坏,起码那还证明着,这具千疮百孔早已形同虚设的驱壳,还能有那么一点点温度,还能温暖一个人。

连化青没有看错,伏在他旁边的正是肖三,只不过为了遮住那骇人的脸孔,肖三穿了一件大大的黑斗篷,还带了一张面具遮住了异化的那半边脸。因为在连化青身边熬了不知道几天几宿,终于是撑不住了,刚才才忙里偷闲挨着连化青眯了一会。

肖三睡得很轻,连化青的动作尽管很轻微,但还是把他弄醒了。

“你……你醒了?”肖三眼里还带着睡梦中的氤氲但却炽热得让人害怕。

“嗯。醒了。”被肖三牢牢的锁住的一双妖异的眸子微微地回避开。

“那……那我去叫大夫。”肖三收敛了眼光,起身便准备离开。

“不必了,你坐下来陪我一会儿。”凉薄的语气看不出主人的意思,连化青缓缓的闭上眼睛,仿佛很享受这个时刻。如果灯可以再暗一点的话。

肖三走过去灭了房间的灯,他知道连化青不喜欢光。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连化青很舒服,黑暗可以隐藏很多东西,隐藏的好,连解释都没有必要,而光明只会让一切暴露于无形,假模假样的装作一副潇洒的样子有时候会让人恶心的反胃。只有在黑暗里,才能有自由不是么?

连化青就这么在黑暗里又沉沉的睡过去了,他做了一个梦,很奇怪,梦里的他和肖三好像一对夫妻,他们会一起去餐厅吃饭,一起去海边看夕阳,一起在厨房里煲汤,他甚至还梦见了肖三在夕阳下吻了他的唇角……感触真实的吓人,他忽的睁开眼睛。
那不是梦!

肖三此时此刻正吻着他的唇角,很温柔,温柔到让连化青都快忘记了蔓延全身的疼痛。

他微微张开嘴搂过肖三的脖子加深了那个吻,肖三略微楞了一下,马上回应起来。

可能有些事情不去解释往往能收到更好的效果,起码在连化青和肖三这里很受用。

那天,一滴泪从眼角划过面颊,要是时光能倒流,年少的时候便能遇见那个叫肖三的人,连化青可能会拥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吧。多愁善感总是低级的行为,但那一刻的连化青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孤独会改变一个人,连化青享受着他的孤独又憎恶着他的孤独。

但现在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觉得肖三好像驱散了他的孤独,这应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吧。他流了一滴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劫后余生的感叹,不,他连化青从来不畏惧死亡,痛苦肆虐的忍耐,不,痛苦总是他一向信奉的。

“我想我是爱你的吧,肖三。”激烈的一吻过后,连化青喘息着依旧用他那清冽的语调述说着自己的内心。

也许是因为爱?连化青有点想笑自己,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真的沦陷了。

肖三点点头,注视着连化青的眼睛。

“我想我也是!”

爱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番外上 【肖连】【友卯】

依旧甜的掉牙,不要被开头的一段骗了,虽然小学生文笔,但绝对亲妈,这点广大人民群众大可放心☺️☺️☺️

“你恨我么?”连化青从水泊中挣扎着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跪倒在肖三跟前,他用手轻轻拂过肖三的脸,唇里细不可闻的吐出几个字,只可惜这附近已经没有活物了,这话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拂过的脸庞骇人的紧,下巴还插着一把刀子,这时还有血断断续续的从伤口溢出,连化青一只胳膊撑着地,吃力地用嘴咬掉另一只手的手套,用食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闭上了眼睛。

“现在……我也喝了你的血,你应该不会再恨我了吧……”

依旧是自言自语,但是波澜不惊的脸上终是显出了点暖意。连化青的脸本来就生的妖异,此时此刻嘴角旁边殷红的血迹更是称的这缕不易察觉的微笑妖艳无比。

他捡起自己被水打湿的帽子轻轻的盖在肖三变异的那半边脸上,仔仔细细的看了看。

“咳……咳咳……肖三爷,你还是这样好看些……”
连化青知道自己撑不住了,血水已经灌满了他的喉咙,话都没说完,却咳了一地的血。

他没有力气再说话了,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肖三身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应该是不会发现了,在他停止呼吸前的最后一秒,他惦记的竟然不是他为之努力了一生的魔古道大业,而是,他身边这个,面目全非的肖三爷。
一晃三年光阴。

丁卯始终还是想不明白当年躺在血泊中的两个人怎么就能平白无故的消失呢,明明当时看着两个人已经死透了呀。

新婚不久当然是成天腻腻歪歪的,这其中一人稍有点不专心,另外一个马上就能察觉,郭得友知道自家师弟肯定还在惦记那两具不翼而飞的尸体,心里虽有不爽,但表面上还是得安慰安慰。

“诶呀诶呀,别想了成么,整天惦记那些个劳什子有嘛用么,快别想了,来来来,快上床,咱干点正经的。”郭得友躺的溜直,一边说一遍还拍拍旁边的空位,表情异常猥琐。

丁卯瞪了他一眼,但手上还是乖乖的抹上了自己衬衫的扣子。

“这才对嘛!快来快来!”郭得友很是兴奋来着。
丁卯依就白了他一眼,自从小两口正式确定关系之后,丁卯发现郭得友还真是年轻气盛哈,一天到晚脑子里就没想好事。郭得友则表示很受伤,这好不容易终于把人弄到手了,结果一天到晚就看自家师弟翻白眼来着,都别说动作了,话说的露骨点儿,人马上就送你俩卫生球。

虽说丁卯脸上满满都是对郭得友这个大色胚的不屑,但丁卯的手倒是一刻也没闲着,这眼瞅着就要把最后一颗衬衣扣子解开了,突然一个光辉伟大的想法击中了我们丁大会长。

“他俩不会是还活着吧!!!”丁卯觉得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想那是相当靠谱,转手就又把扣子一颗颗给系上了,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

“鱼四哥,我想到啦,我想到啦,他俩肯定是还没死,你快去帮我调查一下……”

丁卯开心的呼唤着他的鱼四哥,还在床上躺着的郭得友则觉得是时候惩治一下他家小兔牙了。

丁卯想的没错,他俩确实没有死,准确的说,活得还很滋润。

日常一下

昨天上完选修发现外面下雨了,一起的小伙伴还有别的事得现走,于是准备带个帽子就出门,结果刚一出门班里一个同学把我叫住然后把他的伞让给我啦,突然就好暖心。走着走着看见一个妹纸(完全陌生的人哦)没有雨伞,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聊着发现原来是一栋楼的,于是一起欢乐的聊着天回宿舍了,不知道怎么,心里特别满足,记一下☺️☺️

还想用这个剪一个肖连、友卯的华丽、暗黑、色气向(误!)就是那种爱恨情仇巨制的那种啊哈哈哈哈😂😂,估计又得一下午?!?!

关于郭卯、肖连 这应该说是连夜弄出来了个视频~~~ 人物重度ooc慎!!! 话说得是假期太长了么,整个人都傻掉了~~ 跟人安利的时候老喜欢郭得卯,丁友 😂😂😂😂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094877 

不知道能不能点成,这个不行的话评论里那个应该没问题

爱是经得起考验的 最最最最终章

莫名被吞,好吧,我再发一遍啊哈
明天就是中秋了,祝愿大家节日快乐
我本以为我能在图书馆码完这一篇,但是我高估我自己的脸皮了,我本来以为这一篇会很好写,好吧我又想错了,flag立的邦邦的,总而言之能一路追到这一篇的小可爱们超级感谢你们呢,爱你们哟
这里是微博链接双手奉上https://m.weibo.cn/3025915683/4158869939084877

爱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下)


具体的肉肉等会po出来,估计按照以往的尿性只能在微博里才能看见了
小学生文笔,人物又比较ooc,如果有不厌其烦,从上追到下的,这里真的是感激不尽来着,因为莫名也很萌肖连,有可能会出一个肖连的番外,纯粹是满足个人的恶趣味,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前来围观来着,至于肖连的话教主大大那么妖娆,肉肯定是不会少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得友这边可算是白豁完了,本以为能收到个丁卯感动不已的反应,你说这讲这么一堆,这没个功劳也有个苦劳不是,但是,他发现事情远没有他郭得友想的那么简单,只见丁卯手里的筷子在他那白净的手指间活生生断成了两半。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她顾影悔婚,你压根就没想过我是么。”丁卯用他以为最平静的语气控诉着,自己一天到晚,整整惦记了三年,到头来原来是单相思,这种不对等的思念所带来的失望和怨恨在丁卯心里犹如一团火苗烧的丁卯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
郭得友一看这倒霉的筷子,明白了,这肯定是丁卯误会了,他郭得友对丁卯的惦念又何尝不是犹如洪水猛兽,估计是刚才传达的方式有误,让他家丁大少爷想岔劈了。这刚刚回来就跟自家师弟闹别扭,这不是他郭得友希望的发展方向,仔细想想,除了那天在婚礼上的深情一吻之后,自家师弟一直都是别别扭扭的,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吻吧还真是……
“郭得友,你怎么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郭得友在那浮想联翩的样子全入了丁大少爷的眼,丁大少爷看着郭得友一脸甜蜜的看着自己傻笑,还以为郭得友是中了什么邪,之前那点怨气顿时荡然无存。丁卯瞧见郭得友这幅灵魂出窍的样子是真着急了,赶忙从椅子上起来,过来搀扶着师哥,丁卯把眼睛对上郭得友的额头想试试是不是发烧了。
距离的突然缩进,丁卯的呼吸声擦过郭得友的脸颊直戳戳的钻进郭得友的耳朵里,惹得郭得友心里一阵颤栗,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郭得友觉得自己已经无力抵挡了,眸子暗了下来,他想,是时候遵从自己的内心了,自从那天一身丝绸入了他的眼,闯进了他的心之后,那一撮黄毛总是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撩拨着他的心,即便是流离在外的三年,只要一想那缕黄毛,便瞬间安下心来。
当然郭得友心里这些小九九丁卯是无从知晓了,他用眼附上去,只觉得郭得友烫的跟刚出锅的山芋一样,心道不妙,这自家师哥本来身子骨就虚,估计是这长途跋涉染了风寒,再加上这两天都没怎么好好休息,风寒加重引起的发热。丁卯心一下就软了,之前的那些通通都抛到九霄云外了,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千万不能让郭得友再烧下去,这平常闻个烟味儿都半天缓不过来的人,发烧还了得。
于是丁卯准备去拿药,刚一转身手腕却被郭得友牢牢扣住,丁卯回头刚好对上郭得友深不见底的眸子。
“我……我去给你拿药,你……你发烧了……”丁卯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自己看着郭得友那双眼睛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没事。”郭得友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已经是忍到极致了,哪个男的受得了心上人这么撩拨啊,他压低的声音充满磁性,和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你……你,不行……不行……我还是给你拿药去,你……”
丁卯话还没说完,郭得友就拉着丁卯的手腕想自己这边一带,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欺上对方的双唇。
丁卯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弄蒙了,一瞬间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沉浸在这个温柔的吻中,突然,丁卯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的推开了郭得友。
“你……你,你感冒了,你……你想把感冒传染给我……”
丁卯脸红的要滴血,连郭得友的眼睛都不敢看。
郭得友刚被推开的时候还挺诧异,以为丁卯不喜欢,谁知他师弟竟然蹦出这么几个字儿,郭得友顿时明白了,自家师弟这是害羞了。
“我感没感冒你还不知道么?”
“你……你……”